分享到:

从救人到自救 武汉一家企业三次按下“复工键”背后

从救人到自救 武汉一家企业三次按下“复工键”背后

2020年05月11日 08:11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三次按下“复工键”的背后

  从武汉一家汽车零部件企业看疫情下的产业链

  穆大川又听到了生产线启动的声音,但并没有久违的感觉。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他所在的博世华域转向系统武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博世华域”),已经第三次按下“复工键”了。

  前两次复工时,正值武汉疫情形势严峻,江西一家负压救护车企业急需转向机,作为其一级供应商的武汉博世华域,紧急开工生产。

  疫情期间,湖北汽车产业“停摆”,1300家规上零部件企业受到波及。但随着武汉重启汽车产业,穆大川也见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复工。

  从救人到自救,武汉博世华域三次启动生产线的经历,对疫情影响犹存的汽车零部件产业带来诸多启示。

  为救人临危复工

  疫情暴发后,适用于转运病患的负压救护车需求激增。作为国内最大的救护车生产企业,江铃集团从正月初一开始,就组织工人加班加点。

  江铃集团旗下汽车公司采购工程师张戈盘点发现,零配件库存只够支撑300多辆成品车的生产,远远无法满足当时接到的上千辆订单。

  正月初二,住在武汉市江夏区的刘漂觅,接到公司电话:“能否紧急组建一支队伍,赶到厂里复工?”

  刘漂觅询问得知,需要为老客户江铃集团紧急生产救护车所需的转向机。

  “武汉刚封城那会儿,我心里确实有些紧张。但在家里待了几天,就觉得有很多力气想使出来。”这位武汉博世华域的生产岛长当时想,“住在武汉的员工,听到有救护车的订单,还有些要送来支援武汉,应该都会出来复工吧。”

  他很快发现,这个600多人的大厂,临时凑齐一条生产线所需的11名员工,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生产线上的员工大多20岁出头,独子居多。即便本人有返厂意愿,家人也难免顾虑重重。

  临危复工,当时还在山东老家居家隔离的副厂长穆大川,坦言内心有巨大的压力,“那会儿江夏区没几家复工,如果我们有人确诊,就会成为重点关注对象,很可能封厂。”

  由于管理层大多在外地家中隔离,家在武汉的人事经理刘蓓,也赶过来组织复工。

  刘蓓居住的小区,当时已有26例确诊。她担心自己出门会被感染,就提前把女儿和老人安置在别处。

  武汉博世华域有着中德合资背景,引用德方的精益生产方式,把生产区域分成6个岛屿。

  刘漂觅负责的岛屿有74名员工,4条生产线,其中3条生产机械转向机,一条生产液压转向机。其他岛屿主要生产附加值更高的电动转向系统。

  救护车使用液压转向机,属于公司的“小众”产品,销售额最多只占到2%。这条生产线日常配备11名员工,自动化程度低,更依赖熟练的人工操作。

  考虑到封城后公共交通停运,刘漂觅计划从江夏本地员工中挑选11人。“先考虑技能水平,再选择有私家车的,或离我家近一点的,我可以负责接送。”

  1月31日,刘漂觅组建完生产队伍,博世华域按下第一次“复工键”。短短3天时间,共生产1000件液压转向机,满足了江铃集团第一批救护车生产需求。

  “多面手”挑起重任

  2015年,上汽通用武汉基地一期项目,在江夏建成投产,与东风汽车产业集群隔江相望,武汉汽车产业版图跨过长江。

  多家供应商紧随而至来到江夏,总部位于上海的博世华域也在其中。

  公开资料显示,汽车是武汉第一大支柱产业,产量在2018年就突破170万辆,目前已经形成江夏区、经济开发区和汉南区“三足鼎立”的产业格局。

  受疫情影响,武汉汽车产业陷入“停摆”,国内甚至全球产业链受到冲击。

  疫情下复工,首先得有人。对于部分生产线自动化较低的制造业企业来说,重要技能岗位的员工一旦缺席,就会导致生产中断。

  班长阮应顺,在企业首次复工时就充当“救火队员”,补上了应急生产线上的空缺。

  这位土生土长的江夏人,中专学了汽车维修。

  “以前,在江夏看到的几乎都是农田和鱼虾养殖场。那几年,汽车厂子开始多起来,外地打工的朋友陆续回来上班了。”阮应顺说。

  从每一道工序到整条生产线,再到整个岛屿的所有工序,有专业又好学的阮应顺,成了一名具备通岗操作的“多面手”。

  刘漂觅介绍说,这个岛屿20%的员工具备通岗能力,60%-70%的员工可以操作多岗,“遇到疫情这种特殊情况,生产线重启就能快速反应。”

  在穆大川看来,在这种突发情况下,公司管理水平、企业文化和凝聚力,都面临着极大的考验。

  订单压力层层传导

  疫情的持续时间超出张戈的想象。救护车的订单持续增加,转向机等零部件继续吃紧。

  “以往春节一过,上下游如期开工,生产接续不存在什么问题。今年受疫情影响,供应商延期开工,订单又多,物料库存就出现大的缺口。”张戈说。

  当时,疫情还在蔓延,江铃集团的生产压力,再一次传到了武汉博世华域,也传到了产业链上的其他公司。

  2月11日,穆大川在隔离满14天后,为赶回工厂准备第二次复工,从山东坐飞机到上海,然后租车开了11个小时才回到武汉。

  对穆大川来说,第二次复工还没开始,就遇到不小的困难,“有的员工父母第一次让孩子出来后,第二次死活不同意,说话比较直,就说‘不要命了,孩子万一感染了怎么办,不能再去了’。”

  人事经理刘蓓记得,在2月中旬,很多家庭聚集性感染病例暴发,武汉疫情管控越来越严,员工第二次回厂复工,下班后不能再回家,都统一住在工厂宿舍。

  家住江夏区的员工秦秋实,负责车间的设备维修。设备重启总会遇到一些故障,每次复工都缺不了他。

  第二次去复工那天,之前开车接他的同事,临时有事去不了,他又不想麻烦其他人,就骑了15公里的单车,花2个多小时才到工厂。

  “父母害怕我出去得这个病,感染了还要隔离治疗,挺担心的。”24岁的秦秋实觉得,不能因为自己耽误救护车生产,“如果病人得不到及时治疗,得失去多少生命!”

  那几天,刘蓓花了不少心思,把公司一道道的防护措施,拍成照片和短视频,并让员工转给他们的家人,希望能打消家人的顾虑。

  2月21日,武汉博世华域第二次重启复工。这次复工的零部件需求量大,需要协调上游十几家供应商供货。

  武汉嘉迅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尤照慈,也是在这个时间点,从江苏徐州老家赶回了武汉。

  公司距离武汉博世华域只有5公里,主要生产转向机的壳体,是后者的核心部件供应商。

  武汉博世华域第一次复工时,尤照慈的公司尚有部分库存,没有同步复工,只是安排车辆把产品送到对方厂里。

  等到对方第二次复工时,自己的库存也消化完了。在江铃和博世华域的共同协调下,尤照慈也紧急组织13名员工返厂复工。

  抱团取暖共渡时艰

  武汉博世华域第二次复工持续到3月11日。在这期间,除了就近的嘉迅汽配等公司,穆大川还要协调山东、安徽、上海等地的供货商。物流受阻成了最大的障碍。

  以往零部件单次需求量不高,物流以拼单为主。疫情期间,拼单尚未恢复,只能协调专车到供应商厂家提货。

  “由于总部是合资企业,合规要求很高,凡事都要先走流程。我们当时能联系到的物流公司,并不在供应商名单里,要走特殊流程,前前后后花了不少精力克服这些困难。”穆大川说,专车运费比拼单高了3-5倍,当时车源非常少,还经历过运费涨了10倍的情况。

  此外,转向机生产出来后,必须用专车运到江西的一个服务区进行消杀,再由江铃集团派车拉走。

  “生产节奏很紧张,今天到的零件,明天就要用,踩着点生产。一旦无法及时送到仓库,明天可能就要停生产线。”张戈说。

  据张戈证实,尽管成本有所增加,但是武汉博世华域供应的转向机,仍按照之前商谈的价格结算。

  “据我所知,有些供应商为了满足供货要求,甚至紧急空运进口一些零部件。”张戈说,以前物流费用会算在报价里,他们不再额外承担。疫情中经过双方沟通,共同承担了部分物流费用。

  “尽量让供应商少亏一些,大家都在不计成本保障救护车生产。”他说。

  穆大川保守估算,3月11日之前,为了支持救护车生产,算上运费、员工补助等开支,两次复工额外投入八九十万元,去掉产品的利润,赔了约50万元。

  “公司不能不考虑收益,但这时候不能计较太多,不能影响到救护车的生产。”穆大川说。

  尤照慈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为给转向机提供零部件,临时复工将近一个月时间,亏了150万元。

  但这位供应商同时坦言,即便没有提前复工支援救护车生产,企业也会亏损,“固定资产折旧和员工工资占了大头。”

  江铃集团救护车生产的六七百家供应商中,100多家位于湖北,其中多家提供关键零部件,“一旦缺了关键部件,生产线就要停。”张戈认为,疫情期间,湖北供应商的支持足够分量。

  公开数据显示,湖北汽车产量和规模以上零部件企业数量,均为全国的十分之一左右。

  “博世华域生产的转向机,其他供应商也能做,但和车型不匹配,重新开发至少要几个月。”张戈表示。

  海外供应链条受阻

  随着疫情形势逐渐向好,从3月中旬开始,武汉汽车产业重启。

  以东风本田和上汽通用武汉分公司为代表的整车企业,逐渐恢复产能。武汉数千亿元的汽车产业链重新转动起来。

  作为这两大整车企业的供应商,武汉博世华域同步开启第三次复工。

  “疫情对工厂影响还是挺严重,3月份的产能只能恢复到去年同期的七八成。”穆大川说,工厂往常都是24小时双班制生产,旺季时有些生产线每周能开14班。现在有的生产线降量,一周只开6个班。

  “目前整体销售只达到一半,很多产品还没开始要货。国内订单有所恢复,但前景不明,我们还在观望。”尤照慈说。

  在穆大川看来,遭遇困难时期,公司的客户结构优势得到凸显。

  这家公司为武汉通用、东风神龙、广汽本田、长安福特等多个大型整车企业供货,有的客户减量,有的客户增量,能够对冲一些市场变化。

  然而,随着国外疫情出现变化,作为全球汽车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中国车企与供应商经受着新一轮的冲击。

  第三次复工后,武汉博世华域恢复为韩国汽车客户供货,但来自印度塔塔汽车的订单,受当地疫情防控政策的影响较大。

  相对于海外订单,穆大川更关心进口配件的供应渠道。据他介绍,总部已在评估海外零部件的采购风险,看能否寻找到国内可以替代的供应商。

  张戈和同事每天都要研判进口配件的供应风险,“每个零件单独拎出来,确认还剩多少库存。如果遇到关键部件缺货,只能把相应车型的生产计划往后排。”

  “一家法国供应商关闭了工厂,我们就一点办法没有,只能找其他供应商。但沟通需要时间,也需要大股东认可才行。”张戈说。

  嘉迅汽配生产的转向机壳体,内部密封圈就产自欧美。尤照慈表示,目前库存短期内还能满足需求,但补货已经很难,要看国外疫情变化。

  一旦进口件库存不足,国际物流又不畅通,厂商要么停止生产线,要么寻找国产替代品。

  国产化并非易事,尤照慈对此颇有感触:更换供应商要得到客户认可,比如德国汽车客户有体系要求,涉及零部件如果要更换,要得到客户总部授权。层层手续办下来,过程非常繁琐。

  “有的整车企业指定使用某品牌的零部件,一般不允许更换,或者一年只给一次更换机会。”穆大川说。

  尽管困难重重,但推进供应商国产化,是这次危机伴生的机遇。有的企业已经选好备用的国内供应商,并积极开展验证工作。

  “以前想推推不动,现在是个好时机。如果不换海外供应商,就可能缺货。客户为自己的产品着想,也要做一些转变。”穆大川说。

  逼自己走出舒适区

  从长远看,疫情这只“黑天鹅”,不仅冲击企业生产计划,更让产业前景充满变数。

  穆大川认为,现在处在汽车产业的寒冬,企业多少都有资金压力。如果产品有库存,销售不出去,就会占用过多的资金。

  他认为,目前企业要转向求稳,等市场稳定后再做决策。

  尤照慈也感受到了资金压力,“这段时期比较困难,在想办法回笼资金,还要开源节流。”

  “销量根据市场需求调整,主动权不在我们手上,只能把内部采购成本降下来。”尤照慈说。

  在博世华域第三次复工前,一些外地研发人员还未返回工厂,就已开启在家远程复工。有的员工走之前没把办公电脑带回家,穆大川协调快递公司,把部分电脑送到了员工家里。

  穆大川说,公司近年来在努力走出舒适区,通过加强自主研发和智能制造来主动求变。“现在产能和效益还不错,但战略上如果没有规划,别人很快会把你的市场份额瓜分掉。”

  往年第一季度,这位副厂长就忙着出差,穿梭于供应商、客户和总部之间。这段时间,他少了奔波忙碌,有更多时间静下来思考工作的得与失,以及如何改善生产管理,提高工作效率。

  刘漂觅所在岛屿的4条生产线,逐渐恢复往日的忙碌。他说自己太久没吃到小龙虾了,武汉又到了小龙虾满城飘香的季节,但自己顾不上。

  阮应顺在上班路上,偶尔看到一辆救护车驶过,心中会冒出一个想法——这辆救护车的转向机,很可能就是我们造的。(记者完颜文豪)

【编辑:陈海峰】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进入申博138]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金龙在线娱乐 沙龙娱乐要怎么开户 e乐博官网站
澳门太阳城官方网 申搏官网亚洲 申博138注册 沙龙365国际娱乐官网
申博sunbet 永利娱乐场注册送22元 G3娱乐 最受欢迎的博彩游戏
沙龍网上娱乐 沙龙娱乐在线娱乐 e乐博在线开户 金道博彩娱乐诚信怎么样
沙龙娱乐官网站 大赢家诚信问题 沙龙娱乐官网站 金龙现金开户
1385170.com 598jbs.com 44sbib.com 523SUN.COM qk138.com
qk138.com 818XTD.COM 261SUN.COM ex138.com 956SUN.COM
8JAS.COM DC238.COM 988xsb.com 8TJS.COM 151sj.com
8RAS.COM 191tt.com 100xsb.com 5555ib.com 153sun.com